专区推荐

十二英雄起源背景 世界观小说继承者

2016-06-16 12:56:46 | 来源:韩服 | 作者:全民熙 | 进入论坛

继承者韩:全民熙这个应该不算官方的正统设定小说写的一部伪正统背景小说和上古世纪官方的世界观最接近的一本书;能让大家很简单明了的了解12英雄的背景的起源! 第一章 杉松女王 下面要讲述的,是原大陆最顶盛时期——“璀璨世纪”即将落幕时,发生的故事。 这个时期里,被称为大陆中心的“光辉的德翡

 继承者

韩:全民熙

这个应该不算官方的正统设定小说

写的一部伪正统背景小说和上古世纪官方的世界观最接近的一本书;

能让大家很简单明了的了解12英雄的背景的起源!


 

第一章 杉松女王


下面要讲述的,是原大陆最顶盛时期——“璀璨世纪”即将落幕时,发生的故事。 


这个时期里,被称为大陆中心的“光辉的德翡纳”被三个强大王国的势力控制,原大陆在三足鼎立的局势下维持着表面的和平,但边疆小国依然在战乱中寻求着一席生存之地。

三大王国之一的北玛尔(Northern Maer)势力下,有一大片生存着众多小国的广阔荒地。大部分国家已经向北玛尔宣誓忠诚,偶有纷争时,北玛尔之王也并不介意这些微小的骚动。

数年前向北玛尔王国献上忠心的北方戴伊尔(Daeior)家族领主历来被称作“杉松之王”。即使臣服于北玛尔,那坐落于繁茂针叶林中的领地和位于高原顶点的“杉松城”,却依然居高临下,骄傲地耸立于云端,俯视着慕名而来的访客,向世人展示它那永不屈服的尊贵。

戴伊尔家族的历史上并没有什么伟大的领主,领地仅限于冰霜封冻的戴伊尔高原,也从未在领主同盟中担任过领袖一职。既便如此,周边国家的领主、甚至北玛尔之王都不敢小视他们的实力。强大的戴伊尔枪兵精锐部队和全权掌控着这样一支军队的威猛领主,是任何人都不得不敬畏的存在。

然而在璀璨世纪末期,戴伊尔却失去了杉松之王。

在与北玛尔和比斯肯亚(Bisconia)的八年战争中,现任杉松之王——詹姆·戴伊尔(Jame Daeior)不幸战死。他留下的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过于年幼,即便是长子莱文(Raven)当时也只有十二岁。从传统看来,领主死后由长子继任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但眼下的战势却容不得一个如此年轻的领主来领导杉松王国。为了能完全掌控戴伊尔枪兵部队,詹姆·戴伊尔的年轻妻子罗西亚(Rosia)成为了新领主。

戴伊尔的女子们从小就接受了基本的战士培训,罗西亚自然也一样。但她并不能单纯地成为军队的领导者或有名无实的傀儡领主。勇猛的战士素质,优秀的统帅能力,审时度势的大将风范都要集于一身,才能真正成为令人敬畏的君王。稍有闪失,戴伊尔家族的百年声誉就将毁于一旦。

罗西亚必须成为坚强的“杉松女王”,她做到了。

六年的时间,使罗西亚成为了名符其实的杉松女王。在她麾下的精锐枪兵部队屡立战功,声名远扬。年满十八岁的长子莱文随着成长也显露出了过人的天资,守护着家族声誉的罗西亚十分欣慰,觉得应该乘此机会退位让贤。于是,过了整整六年,莱文才再次进入了母亲的视线。

在这六年间,身为领主与军队的指挥者,罗西亚根本无暇照看子女。女儿、次子和三子自出生就和奶妈生活在一起,早就适应了没有母亲的生活,可是曾被母亲疼爱了十二年的长子莱文·戴伊尔却无法释怀。

莱文憎恨着夺走母亲的军队与王国,六年来积累的内心的伤痕并非罗西亚朝夕的回头即可弥补。在驰骋疆场的罗西亚拼命守护家族荣誉的时间里,这个未来领主却荒废了成为领主的必修课,变成自私而冷酷的怪人。

没人知道莱文这六年来都在做什么。他经常独自出城,回来时带着古怪的异物或是陌生的流浪汉,穿着也变得越来越怪异,经常做出让人无法理解的举动。城内的人们纷纷猜测着莱文是被鬼附身,还是受了巫师的蛊惑。

他有时会突然疯狂地在城里大笑着飞奔,有时钻到一些隐秘的角落里独自呆着,有时又会哭泣着抓住来往的陌生人倾诉衷肠。他的行为越来越让人捉摸不定,甚至被人们所恐惧。

在面对罗西亚的责备时,刚开始莱文还曾激烈反驳,但很快就放弃了语言,只是在嘴角挂着无言的嘲笑。最后,他干脆地抛弃了妻子和刚出生的女儿,与奇怪的追随者们一起离开了杉松城。

长期身为统治者的生活使罗西亚也逐渐变得刚愎自用。震怒之下,她不仅没有派人找回莱文,还下令将他从家族中剔除,不允许任何人再提这个名字。同时宣布立次子希德瑞克(Ceardric)为继承人,并请来优秀的导师进行培养。

希德瑞克没有辜负罗西亚的期望,日渐成长为出色的战士。罗西亚在他成年之日便把领主的位置交到他手中,然而命运之神却并不想让罗西亚就此退隐。

在希德瑞克用死亡换来杉松王国第一次大规模出征的凯旋后,罗西亚再次做回了杉松女王。此时陪伴她的,除了家族的荣誉与年幼的孩子,就只剩下无神的眼眸与印刻在脸庞上的岁月的苍茫。

罗西亚变得更加冷酷,教育小儿子丹尼(Den)的方式也越来越严厉。这位曾经令敌人闻风丧胆、让戴伊尔枪兵们肃然起敬的女王,现在却变成了令人恐惧的存在,身边的侍从、城里的百姓、甚至小儿子丹尼都在一天天地离她远去。二十岁时,丹尼不堪忍受母亲的暴政,带着财物与心爱的侍女离开了杉松王国。

至此,下任领主的继承人只剩下了女儿,可罗西亚不想让唯一的女儿也承受和自己一样的痛苦经历。女儿远嫁他方,罗西亚身边只剩下希德瑞克的儿子和莱文的女儿。孙子和孙女现在还太小,罗西亚继续着统领枪兵、守护戴伊尔的杉松女王的日子,没人知道她还要在领主位置上坐多久。

日渐苍老的罗西亚愈发冷酷,只有一直追随在她身边的老臣才胆敢偶尔进言。曾建下伟业的杉松女王,如今却变成了顽固而冷漠的老人。

希德瑞克的儿子继承了祖父的名字,也叫詹姆·戴伊尔。他是罗西亚的第一个孙子,和父亲一样温和而稳重,只是在英勇善战方面与祖父的差距还很大。不过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詹姆能成为温柔而能干的青年,却也十分难得。

莱文的女儿叫琪普洛莎·戴伊尔(Cyprusa Daeior)。这个名字的意义取自“柏树(cypress)”,是被人们称为疯子的父亲取的。柏树象征着死亡、悲伤和痛苦,因为这样一个晦气的名字与疯子父亲的缘故,琪普洛莎也被人们所排斥着。

琪普洛莎的童年被阴霾笼罩。父亲莱文离家出走,母亲因失去领主夫人的地位而回到了娘家,琪普洛莎便由希德瑞克的妻子艾尔玛(Elma)照管。然而艾尔玛更关心的是她自己的儿子,祖母罗西亚也对她不闻不问。城里的百姓们更是因为疯子莱文而一并厌恶着他的女儿。

只有堂兄詹姆会抽空照顾她,孤独使琪普洛莎变得懂事,学会了沉默与隐忍的她避开人们轻蔑的目光,一个人在杉松城的角落里生活着。

琪普洛莎十分聪明,然而所有教育资源都用在了詹姆身上,没有人去关心疯子的女儿。被繁重学业占去大量时间的詹姆不能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罗西亚也非常讨厌担负着家族重任的孙子和琪普洛莎在一起。

到了十岁琪普洛莎还不识字,只能接触到的针织与烹饪等女人的杂务。后来,詹姆瞒着母亲和祖母,开始教琪普洛莎识字、唱歌、跳舞、弹琴。那时他们经常一起在城里倒塌的钟塔上并肩歌唱或是相拥而舞,美丽的鸽子与和煦的阳光是他们的忠实观众。

美好时光总是短暂的。身负未来领主重任的詹姆越来越忙,经常要与士兵们一起出城操练。重新变回一人的琪普洛莎只好整天躲在图书室里。正当她决定再不需要任何人,准备把心灵之门封锁起来时,一只稚嫩的手及时阻止了那道门的完全关闭。

离家出走的儿子莱文送回一个小女孩——这件事轰动了整个杉松城,最震惊的自然是罗西亚。

杉松女王震怒了。她不承认这孩子是自己的孙女,命部下把孩子扔进野狼森林。此时,沉默多年的琪普洛莎第一次反对了祖母的决定:“或许她不是您的孙女,但一定是我的妹妹。父亲的过错与孩子无关,请您放过她吧,我会把她养大的。”


对于第一次正面向自己提出要求的孙女,罗西亚满足了她的要求:“好吧,我可以把她交给你。但是所有人都给我记着:琪普洛莎养了一只禽兽!一旦发现这只禽兽敢乱咬人,任何人都可以无需呈报,立即把她处死!”
即使是这样苛刻的条件,琪普洛莎也默默地接受了下来。

照顾婴儿对一个尚且年幼的少女来说谈何容易?也幸亏有好心的奶妈一直悄悄地帮助她。孩子保住了性命,一天天长大。她叫做“奥吉德娜(Orchidna)”,名字的意义由兰花(orchid)衍生而来。身为父亲的莱文唯一给了两个女儿的东西,也就只有名字而已。

琪普洛莎用远方国度的语言为妹妹和自己起了新名字。她称自己为“白娥”,称奥吉德娜为“兰娥”,这是只属于她们之间的名字。

奥吉德娜的出现使琪普洛莎的人生开始改变。曾把自己封闭起来,与周围的人与事相互漠视着的琪普洛莎开始行使身为领主家族成员的权利。向下人发号施令,整顿仆从的制度,安排人打理自己和妹妹的起居生活,并惩罚那些因轻视自己而不守规矩的人。

周围的人们逐渐改变了对这位原本毫无存在感的领主后代的看法,慢慢地开始服从她的命令——她原本就是他们的主人,也有这样的权力。罗西亚也对琪普洛莎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种小女孩的游戏她当然不会放在眼里。

然而这些变化对琪普洛莎来说可不轻松。她已经习惯于用心灵去洞察事物,用眼睛去揭穿谎言,用沉默来对抗轻蔑,用孤立来保护自尊。现在为了保护妹妹,她不得不用语言与他人交流,不得不用权力来作为武装,也在不知不觉之间向世人展现着她那非凡的统治力。

琪普洛莎擅长洞察人心,也能有效地让周围的人按照她的意愿去做事。这种知人善任的能力让杉松城的人们都对此感到钦佩。短短几年,琪普洛莎便成为杉松城城内除罗西亚和詹姆外最有影响力的人。

琪普洛莎的地位越坚实,奥吉德娜得到的保护也更加全面,再也不敢有人把她当成禽兽来对待。讽刺的是,奥吉德娜却天生就带有疯狂的野性。第一次发作时,所有人都被她的狂态吓得目瞪口呆。

时光荏苒,岁月流逝,奥吉德娜已经到了能够懂事的年纪,但她依然在姐姐的保护下随心所欲地生活。琪普洛莎虽然亲自负责奥吉德娜的教育,但也并不强求妹妹遵守礼仪。

与端庄娴雅的琪普洛莎完全不同,奥吉德娜天生丽质,从五岁起,那种妖冶的美貌便开始展露出来。与她变得成熟的外表相比,奥吉德娜的内心依然是个任性的幼儿。人们经常看到一位穿着漂亮裙子的美丽女孩在走廊上打滚,谁也拦不住她疯狂的举动。即使威严的杉松女王也无计可施。要是被关起来,她就会像野兽一样在房间里折腾,把窗帘和墙纸统统撕碎。面对如此凶暴的奥吉德娜,也只有琪普洛莎能让她重新安静下来。

即使威严的杉松女王也无计可施。要是被关起来,她就会像野兽一样在房间里折腾,把窗帘和墙纸统统撕碎。面对如此凶暴的奥吉德娜,也只有琪普洛莎能让她重新安静下来。

人们都害怕着奥吉德娜。


认为她遗传了父亲莱文的疯狂。但在琪普洛莎身边的奥吉德娜又变得像十分乖巧可爱,让其他人也对她产生怜惜之情。每当这个时候,连詹姆和罗西亚都无法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詹姆为了成为新的杉松之王而不断学习,却离罗西亚的期望越来越远。比起战士和领主,他更适合做一位学者,甚至是神官。儿子和孙子一个个地让自己失望,她开始埋怨起了从不接受自己祈祷的众神,而开始信仰宗教的詹姆更是让她不满。

罗西亚开始关注琪普洛莎,即使关系早已无法修复,但琪普洛莎身上统治者的才能却是她无法否定的事实。

詹姆拒绝了几个名门旺族的求婚,一心想要研究神学成为神官。绝望的罗西亚找来琪普洛莎,希望她能与詹姆结婚。

婚后就让詹姆自己去玩他的神官游戏,琪普洛莎则成为带领戴伊尔家族与枪兵部队的新任杉松女王。如果琪普洛莎答应自己的条件,她就把奥吉德娜接纳进家族之中。罗西亚还说,这件事已经征求过詹姆的同意了。

经过一天时间的考虑,琪普洛莎拒绝了罗西亚的提议。


是的,她的确曾憧憬过教她识字,给她带来短暂快乐生活的堂兄,但这又能如何呢?在很久之前,她的心就已经永远地脱离了这个家族,再也无法挽回了。而对于天性自由散漫而不尊礼仪的奥吉德娜来说,进入家族、获得戴伊尔这个姓氏,真的是件好事吗?

遭到拒绝的罗西亚勃然大怒,严厉地斥责她不负责任的行为。琪普洛莎平静地接受了祖母的责骂,家族对她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她决定带着奥吉德娜离开这里。

琪普洛莎收拾了一些简单的行李,甚至一分钱也没拿,便带着妹妹在黎明的黑暗中出城了。天亮时分,当她们骑着马走到远郊的一个山坡时,却看见堂兄詹姆正在那里等着她们。

詹姆猜到了琪普洛莎要去的地方,给她带来了一封介绍信,她喜欢的几本书,和一袋金币。犹豫片刻后,琪普洛莎最终还是接受了堂兄的好意。这对一直以来相互依靠的堂兄妹在这个小山坡上道别。从头到尾,詹姆都没有提起琪普洛莎拒绝婚姻的事情。

下一页 第二章

论坛原帖地址: http://bbs.wulinshe.com

声明:本站内容禁止转帖至多玩论坛,多玩专区!

大家如果觉得网站不错,资料不错,大家如果经济比较宽裕,欢迎捐个十块八块的赞助我们网站发展。或者赞助个百八十啥的,也没有意见!


扫描下面二维码手机转账
二维码
 1/36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